参加2019年海峡两岸医务社会工作实务论坛所感

作者:田建珠   发布时间:2019-03-29 09:25:00   点击量:
  2019年3月21日,作为一名生命末端项目组一线社工的我有幸参加由上海市徐汇区中心医院、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徐汇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徐汇医院(筹)联合主办的关于实践视角下的教育与在教育——2019年海峡两岸医务社会工作与义工服务实务模式学习班暨医务社会工作实务论坛。
 
  下面是我参加此次论坛的收获与心得:

一、了解了社会工作教育与实务发展阶段的相互关系。
 
  马凤芝教授作了主旨报告《中国本土医务社会工作大学教育反思与社会教育崛起》。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在这个大背景下医务社会工作成为医疗-健康服务领域一项制度。学院教育有限制性,实践教育的脱节,医务社会工作的特性是实践中的社会工作,通过实践的总结,形成医务社会工作的方法。发觉自己由于非社会工作专业出身,虽然取得初级社工证书,但是社会专业知识和实务能力还有极大的上升空间,希望下一阶段通过继续教育的学习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和实务能力。

\
二、深切体会到资源整合的重要性。
 
  范斌教授作了主旨报告《医务社会工作视角的社会福利政策与社会资源运作》。资源整合是一个人或组织未来的核心竞争力。从患者的角度,资源稀缺或不足对患者的治疗影响极大。从组织角度,社工部缺乏人力物力难以开展工作。社会工作者在资源整合时应注意如何更好地回应医护、患者、家属。当资源稀缺时,社会工作者就会有一种无能感,这时需要开发可能的资源,比如为达成一定的任务目标将现有的资源充分利用,未达成的任务目标去寻找可能性的资源持有者。平时工作中遇到最多的就是患者关于大病寻求救助,患者除了面临疾病的困扰还担忧经济压力影响后续治疗,此时好希望自己能拥有更多的资源帮助到患者。

\
\
▲与范教授合影

三、为医疗工作添温度。
 
  赵芳教授作了主旨报告《中国医务社会工作政策背景及趋势展望》。医学本身包含人文,人文性是医学的本质属性。健康是人的心理和生理对社会的良好适应状态。现代医学要赋能于病人才能解决医患的关系,医疗改革在进步,医疗已不单单是医疗,当疾病是永久或不治之症时,医疗是最大限度地减少患者的痛苦,医务社会工作者给予安慰,让医疗工作充满温度,体现医学的人文性。作为医务社工的我,愿意做一个温暖的人,带给患者以人文关怀,让他不再感觉医院仅仅只是治疗疾病,还可以感受到社工给予的情感支持。

\
\
四、关于参加《癌症照护者压力干预实践》工作坊心得
  
  此次论坛收获最大的就是工作坊的学习。学习前我只知道癌症照护者有压力需要疏导,但是具体怎么疏导却是一头雾水。付芳教授详细解读了压力要如何干预:在干预前要先对服务对象的压力进行评估。不但要评估需求,还要评估需求满足程度。需求评估时可以让服务对象说说产生的压力有哪些?你不要问患者家属你需求是什么,因为有时患者家属也不知道自己的需求是什么。而要问患者家属:“你的家人得病后,你觉得对你产生的压力事件有哪些?”,让患者家属写下来,然后给这些压力打分,再给这些问题排序,要有重点,患者家属最大压力的是哪一个,引导患者家属思考排在第一位的压力对自己产生的影响。数据多了,就会有一个数据库,然后就可以分析了。压力本身并不是问题,问题是如何看待压力,要从患者家属最大压力事件入手,让患者家属想一想这个压力对其整个生活、精神状态都产生非常大的影响,而这个影响也是患者家属不想要的,但是患者家属当时并没有意识到。需求评估完了,还有评估需求满足程度,如果需求满足了80%,那么剩下的20%的压力也就不需要干预了。要问患者家属需求有没有得到满足,曾经在哪里得到满足,对于压力患者家属自己有没有应对方式?曾经得到满足的需求就是成功经验,有成功经验可不可以借鉴。此时要让患者家属有意愿去面对压力,了解压力背后的问题以及压力的程度。不同的人压力大可能产生的方向也是不同的,有的人压力大就消极地对抗,比如酗酒、抽烟、晚睡、吸毒或不反应,而有的人会变压力为动力。让服务对象有意愿面对压力,才能接纳压力从而化解压力。付芳教授谈到一个小技巧对我很有用,比如评估,评估前期先要和服务对象建立信任关系,和服务对象谈压力是不能一开始就谈压力如何如何,问些深层次的东西患者家属可能不告诉你实情,那么可以先从日常生活入手,问些实际的问题,或者帮助患者家属做些实际的事情,比如帮忙买个小东西或照顾一下患者让家属可以去打个饭之类的,让患者家属慢慢打开心扉,这样患者家属才会谈些深层次的东西。

  反思自己做专业个案时评估能力不足,并且不知如何让服务对象打开心扉,和服务对象进行更深层次的交流,服务时总有一种无力感,此次工作坊正好解决了我的困惑。